品牌折扣童装

童装新闻
舆论漩涡中的 中国童装之都"织里" 2019-05-06

  杭州的3岁童模"妞妞"自从被她母亲踢了一脚后,不但把童模这个行业踢进民众视线,也把相距100公里的“童装镇”踢上风口浪尖。

  “时尚看巴黎、童装看织里。浙江湖州这座小镇,经过一场暴风雨后,昔日热闹的童装基地,成了一片荒凉。



  “中国童装之都”是编织业最响亮的名片。虽然它只是一个小镇,但常住人口超过450000人,机动车数量超过150000辆,房地产、酒店、KTV等随处可见,繁荣程度堪比一个城市。

  2018年,全市实现生产总值183.7亿元,财政收入17.89亿元,相当于普通区县的总和。截至2018年,芝麻镇连续四年被列为全国百强镇之一,被列为中国第三批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区。

  在民意漩涡中的“童装城”,这次我们该如何处理呢?

  半壁江山

  织里镇位于浙江省湖州市五星区东侧。

  20世纪80年代,在生产传统纺织、刺绣产品的基础上,纺织童装产业开始萌芽。到目前为止,依托童装业,织里已成为浙江的“名镇”。



  据不完全统计,织里镇共有儿童服装加工企业13000家,占企业总数的90%以上。2017年,织布面料向世界出口童装13亿件(套),年销售额超过500亿元,占全国童装市场份额的一半。

  在织里,童装批发销售,很多商家都是前店后厂。带一个设计方案到车间下订单,当天可以发货,陈列在商店柜台上。

  在织里镇李集中路,一家精品儿童服装店紧挨着住。根据一间童装店的老板所说,店内的童装是“悬挂样本”,即挂在正面,让本地商户和淘宝店老板来取货,而小件则由10件至50件不等。

  很多买家都住在这里,每天都会在街上看到新的车型,一看到就把它们包装和运输,第二天就把它们放在千里之外的市场上。完善产业链,是儿童服装业在纺织方面的最大优势。

  据《界面新闻》报道,一家校服企业的老板特别是因为完美的产业链把工厂搬到了这里。作为全国最大的童装生产基地,织里从布料、配饰、设计到拍摄,早已形成一条完整的童装产业链。在街上的布料里,有几十块布。在这条街的后面是财富塔,镇上电影制片厂的聚集地。

  为了扶持童装产业,织里镇政府还成立了专门的童装产业发展办公室,为童装企业服务,传达市政府对童装产业的政策。

  2017年,织里镇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60187元。你知道,同一年,上海浦东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首次突破了6万元的门槛。

  去年九月,新华社发表了一篇文章,赞扬“织布样衣”。根据该条:

  “从0.58平方公里到25平方公里,从简单的地方户籍人口到45万新旧的”织里人“生活和谐,改革开放40年,小织里镇因儿童服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“

  童模热潮

  童装产业的蓬勃发展,也带动了童模产业的快速崛起。

  今天,织里童模已经开发了一个摄影工作室,制造商,家长,以及化妆师,平面摄影师,修理工等系统。同时,还推广化妆品、小模特培训、摄影等一系列衍生产业。

  在织里镇,至少有一千名儿童从事童模活动。”织里一家摄影基地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。他不否认,明星们的年收入在童装上可以达到数百万元。

  线下,“妞妞风波”之后,有媒体去当地走访,发现小模特休息了,摄影公司歇业了,甚至有摄影基地宣称将在5月1日关停。而在网上,想成为童模的人还是“向前走”。

  在百度贴吧童模吧,一些家长会将孩子的名字、性别、年龄、身高、体重、鞋码“明码标价”,等待厂家选择。其中一篇帖子写道:“这是”童模“酒吧的官方注册处,只要它在这里注册,就可能变成”童模“,所以”童模“公司也可以在这里选择合适的”童模“。时间记录显示,该职位于2014年10月17日设立,并一直“建造”到2019年4月14日。

  然而,风暴也暴露了童模背后看似“风景”的未知悲伤。

  据GQ智族此前报道,织里一位10岁的童模,从早上9点拍到凌晨2点,一共换了264件衣服,按120元/件计算,日入31680元。虽然小女孩还很年轻,但在同龄人之外,她们表现出了“职业感”:

  “脱下你的羽绒服,穿上你的薄风衣。前一秒还在低头跺脚、牙齿打战,但一看镜头扫了过来,立马腰背挺直,露出标准的微笑。”

  业内人士认为,织里童模这种“高强度”的工作模式,除了有厂家的需求外,还随着直力童装流通的速度加快。

  在接受彭超新闻采访时,一位从业者透露,2000年,彭超工厂的出版量为每季度4-10版(版型和风格)。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近年来,各大厂商每季度将生产100多个版本,“研发(服装款式)速度跟不上,将被行业淘汰”。

  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,童模也不得不加快投篮节奏。

  一记“警钟”

  幸运的是,有迹象表明,在织里镇,童模保护意识正在觉醒。

  最近,当地最大的一个基地的负责人告诉媒体,从晚上9点到晚上9点30分,时间将被强行干预,要求结束。

  “野蛮生长”之后,如何对童模行业进行规范,保护儿童合法权益,将是这座小镇接下来需要面对的一项重要课题。儿童服装业已经发展了30多年,这并不是织里镇唯一的“烦恼”。

  2018年4月,湖州市五星区举办了儿童服装行业创新发展法治论坛。其时,吴兴区委书记吴智勇在讲话时着重谈到,广大童装业主要“集中力量解决童装产业大而不强、大而不优等问题”。

  织里镇儿童集会办公室主任估计,一件童装的生产利润只有15%左右,80%以上的利润在研发、设计和销售部门。因此,以加工位移为主体的织里镇,需要瞄准“一前一后”的两个高利润环节,整体优化产业结构。

  2018年,人民日报、中央电视台、新华社等多家官方媒体重点报道织里镇“改造”措施:

  2013年,织里镇投资2000万元,打造童装设计中心。2017年,中心设计开发儿童服装款式15000种,发布流行信息9.3万条,成为编织儿童服装的时尚潮流,成为流行品牌的发源地。

  同时,直里镇发布了“童装企业小升格三年行动计划(2018-2020)”,重点规范家庭作坊生产,推动小企业向规模以上企业转型。

  2018年8月,“织里中国儿童服装指数”发布,被认为是织里镇争取行业话语权、提高威利儿童服装业知名度的又一重要手段。

  目前,织里仍计划在中国设立第一所儿童服装学院,解决人才问题,建设儿童服装上市企业总部园区,聚集优势资源,建设儿童服装物流园区,建设更快的物流网络……这些即将成为现实的蓝图描绘了一个华丽的“微笑曲线”。

  至力童装产业迈向“到2020年底实现产值1000亿元”目标的时候,发生了妞妞风暴。这可能是个“叫醒电话”,来得正是时候。


推荐

舆论漩涡中的 中国童装之都"织里"

2019-05-06

森马服装2018全年利润增进五成,童装比休闲装好

2019-04-27

5块6块的童装“大甩卖”居然是偷来的..

2019-04-27

是什么原因导致中国童装市场集中度如此之低?

2019-04-27